勇救他人的的浙岱渔运“03703”船 永远无法返航了

来源:舟山台记者 徐杰 张辉 杨光 蔡萍编辑:2019-09-11 查看数0

如果那天没有返航去营救别的渔船,浙岱渔运“03703”船肯定能把一船的海鲜都运回来,永远乐呵呵的船员朱永和又成了村民们的开心果,见谁都开上几句玩笑,给泥峙村带来几分欢声笑语。

如果那天赶到现场以后,风浪没有那么大,他们也仅仅尝试靠帮一次靠不拢就放弃,找个避风港抛锚,躲过雷雨之后,各回各家,船长费信章的日子肯定忙碌并快乐,因为再过一个月他就当爷爷了,打算再也不出海了。

或者,再如果……

然而,勇救他人的浙岱渔运“03703”船,却因为多次努力营救无果,发生故障后触礁沉没,永远无法返航。六名船员被成功营救,船长费信章、船员朱永和抢救无效身亡。

2019年9月7日,在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的浙岱渔运“03703”船获救船员,天不亮就起了床,换下了蓝白条相间的病号服,穿上自己平时最干净的衣服,在家属的搀扶下,去送别老船长费信章和船员朱永和。

一艘船员和睦相处的渔船

浙岱渔运“03703”年龄最小的是邬冬杰,今年43岁。他说这一船的阿哥都是特别好的人,这么多年来,相处极为融洽。大家性格不同,但都热心助人。船上还有老船员,虽然年龄大,但都积攒了一辈子的出海捕鱼经验,捕鱼力气跟不上了,但做做渔获运输的工作还是毫不费力的。长相年轻、性格乐观的朱永和经常对别人说,千万不要说50岁就是糟老头子,我认为这个时代,80岁还是壮小伙儿呢!瞧瞧我,做饭的大铁锅,我一只手都能拎起来。

邬冬杰因为年龄最小,相对体力也最好,9月2日晚上事故发生后,他是唯一一个弃船之后,游泳游到浙嵊渔“66231”船边上被救起来的人。邬冬杰一边抽着烟,一边反问记者:“你知道那天晚上,60米的距离,我游了多长时间吗?”“50分钟,50分钟啊!”记者问:“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你还会去救吗?”邬冬杰默不做声,狠狠地吸了几口香烟。连空气都静寂了。短短的时间中,他连续抽了四支香烟。这个汉子说,饭是吃不下去的,我想他们,我好像能听见朱永和的笑声,我仿佛看见船长的眼睛。

2019年9月2日晚上18:20,接到雷暴气象预警信息之后,满载渔获物的浙岱渔运“03703”已经顺利抵达了避风锚地,船员们打算在船上烧好晚饭,舟山老酒也准备好了,老伙计们准备咪咪老酒,早点睡下,等雷暴过了以后,把这一船的渔获物运送回港。

19:20分,邬冬杰的手机突然响了,接通以后是浙嵊渔“66231”船船长急切的呼救声,他已经顾不上和邬冬杰谁大谁小,在电话里大声喊到:“阿哥,救命啊,我们的船发动机坏掉了,没动力了,这么大的风浪,要死人了,快来救命啊!”

此时,海面上的风浪已经大了起来,船员们都明白,在狂风巨浪之下,船舶失去动力,如同高速路上的轿车突然没有了刹车,是最凶险的事情。怎么办?船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齐刷刷望向船长。船长没有多言:起锚,救人!

有难不帮,见死不救,这在岱山渔民的出海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船员各就各位,像八名勇士一般,朝着波涛汹涌、一片漆黑的事发地驶去。

生死营救十小时

20:00左右,浙岱渔运“03703”赶到了普陀东极镇黄兴岛附近海域,不远处就是随风飘摇不定的浙岱渔运“66231”。对于这艘船,大家很熟悉,因为经常在这一片海域作业,大家就像是经常打照面的邻居,船上住着什么人,大家什么脾气,都已经很熟悉了。

浙岱渔运“03703”船船长费信章一方面救人心切,另外一方面又临危不乱,他很快制定出营救策略,就是让两艘船紧紧地靠在一起,浙岱渔运“03703”船有动力在,浙嵊渔“66231”就不会乱飘,就不会失去控制而发生危险。再不济,让浙嵊渔“66231”的船员转移上来,起码能保证船员的生命安全。

第一次靠帮,因为风浪太大,失败了。第二次靠帮,眼看着马上就要靠上了,又被风浪冲开。这可是八级以上的大风天啊。天上已经是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中听不见对方的声音,但在一道道闪电映照下,能格外清楚看到对面船员们焦急的脸。

不能放弃,再努力尝试一次。第三次靠帮!因为风浪太大,浙岱渔运“03703”船主机与离合器高速离合,承受了太大的作用力,主机突然发生了故障,这意味着浙岱渔运“03703”船也失去了动力。怎么办?船长费信章连安抚船员莫慌、莫慌的时间都没有,心里已经做着弃船的最坏打算。

20:24分,浙岱渔运“03703”船向岱山县海洋与渔业局汇报了遇险情况。20:30分,浙岱渔运“03703”船触礁沉没。眼看着浙岱渔运“03703”船在慢慢往下沉,船长费信章下达了最后一个指令:大家穿好救生衣,准备弃船!

浙岱渔运“03703”船装备有救生气筏,船员中邬冬杰的水性最好,船长费信章说:咱俩先跳船,去打开救生筏子。噗通、噗通,船长费信章与邬冬杰跳了下去,迅速打开救生筏。八名船员中,担任厨师工作的朱永和不太会游泳,让他先跳!朱永和刚刚跳上救生筏,浙岱渔运“03703”船就开始沉没了。来不及跳入救生筏的其他五名船员,纷纷就近跳海。

袁小通,1950年3月7日出生,按照舟山的算法,已经70岁了。70岁的袁小通无数次计划着,这次出海是最后一次了。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很是硬朗,只要不是下网、拉网,干点船上搬运渔获的事还是绰绰有余的。因为船东相信袁小通的技术,也相信袁小通的为人,每次组织船员出海作业时,总会来邀请他出马。每次邀请时,也总会对他说:最后一次,这次干完,下次绝对不叫你了。

跳入黑漆漆的海水里,袁小通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来不及想了,一定要活下来。黄兴岛附近的礁石很多,没多久,袁小通就游到了一块礁石前。这块礁石一点都不平整,一道道凸起的石头,像是小刀片一样锋利。他向上攀爬的过程中,手划烂了、胳膊划烂了、脚烂了、肚皮也烂了,遍体的伤口被海水浸湿以后,像刀割一样疼。

爬上礁石以后,袁小通孤零零一个人,四周是黑漆漆的海浪拍打着礁石,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袁小通心想,这下完了,自己一把老骨头要扔在海上了。最亲自己的孙女,恐怕要难过得哭了。想到这里,孤立无援的袁小通老泪纵横。雨哗啦啦将全身浇透,这个夜晚,在袁小通的体感中只是冰冷,冰冷到无法思考,以至于后来,大脑一片空白。

大风大浪中的救生气阀并不好用。跳上救生气阀的三个人,时不时感到强烈的颠簸。可万万没有想到,救生筏在浩渺的大海中,仿佛就是渺小的一片叶子,一个巨浪打来,救生筏翻了!船长呼喊朱永和的声音被淹没、吹散在黑夜里。卷入大海中邬冬杰,忽的又被卷出海面,他眯缝着眼睛,看见不远处“66231”船船员在向他招手,60米的距离,邬冬杰游啊、游啊,游了整整50分钟,终于抓到了嵊渔“66231”船船员递过来的杆子。这时候,老船长费信章与朱永和的救生筏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望无际的大海,若无其事地裹挟着风浪,依旧摇摆。

一方面是自救的船员,另外一方面,岱山县海洋与渔业局也积极协调附近的船舶赶往现场施救,岱山、普陀的渔政船、海事救援船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黄兴岛,开展紧急救援。

袁小通说,突然看见海面上无数亮光,那光亮一点点变大,离他近了,近了!得救了!当无数救援渔船向他们靠近时,他的眼泪无法遏制地滚落下来。

到凌晨五点五十分左右,最后一名遇险船员被营救上船。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五辆救护车早早守候在岱山渔政码头,焦急地等待着船员们到来。

老船长费信章和船员朱永和永远停止了呼吸。

无尽的思念

对于岱山县东沙镇泥峙村的陈燕来说,9月2号是她无比痛心的一天:那个每次遇到自己都会和自己开玩笑的邻居阿伯朱永和永远不会再相遇了。

陈燕说,自己是朱永和阿伯看着长大的,在她的印象中,朱永和一直很和善,见人总是乐呵呵的。和其他父辈们严肃的面孔不同,朱永和说话非常幽默,总会和邻居们开玩笑,让人心情愉快。陈燕还记得最后一次见朱永和在8月28日左右,朱永和阿伯说:你看我最近是不是又年轻了啊?陈燕说:是啊、是啊,看着像36岁的。

9月3日上午,当陈燕得知朱永和阿伯遇难的消息后,眼泪喷涌而出。她说那个永远乐呵呵的阿伯再也无法相遇了。对于朱永和阿伯会去冒险救人,陈燕一点也不觉得奇怪。陈燕说,前两年村里发洪水,自己家里的水还没处理完呢,朱永和阿伯就帮着邻居去排水了。对邻居们而言,无论什么时候,朱永和都是有求必应,乐呵呵地帮助每一个向他求助的人。

邬冬杰说,船上的老伙计们都很要好,但大家最喜欢的就是那个不会游泳,但性格最好的朱永和,跟谁都能说得来。

村民姚利珠刚刚安抚了船长费信章的老伴儿,一说到这个家庭的遭遇,姚利珠就抹起了眼泪来:你说,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走了?费信章的儿子在杭州工作,儿媳妇怀孕好几个月了,预产期就在十月份。费信章打算儿媳生了孩子以后,自己和老伴儿就过去帮忙照料的。然而,自己却食言了,好端端一个人差一个月的时间就能见到孙辈了,人却没回来。姚利珠打电话劝阻费信章的儿媳,千万不要来参加公公的葬礼,按照当地的风俗,红白事不见面,生怕人伤心动了胎气。但儿媳妇还是挺着大肚子从杭州辗转到这个小村。邻居们都劝她,你公公在天有灵,不会让你来参加葬礼的。远远还是能看见她眼眶红肿,记者默默跟在后面,没有上前打扰一句。通过多方了解,大家都说,船长一定会去救人的,他决定了,船员们也一定会响应的。在岱东镇渔船党员为民服务承诺栏里,我们看见了费信章的一寸照片,在承诺栏里,他的承诺是:爱国守法、相互帮助、共同致富。

在医院里,主治医生钮仕琦告诉记者,船员没有太多的外伤,主要情况就是受到惊吓,精神高度紧张。这些船员和大海打了一辈子交道,其中还有船员年轻时候插鱼,手指头都折断了,他们都没有惧怕过。家属说,他们躺在床上不愿意多说话,一方面是体力消耗需要恢复,另一方面还是想到船友,心里难过。

船长费信章、船员朱永和的葬礼如期举行,六名获救的船员兄弟来了,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放下手头的活儿赶来了。

马上就要到伏休全面解禁的日子了,岱山县的渔民们还会继续出海。

记者问了所有浙岱渔运“03703”船获救船员同一个问题:下次假如再遇到这样的险情,你还会救人吗?

六个人,记者却得到了同一个回答:这是我们岱山渔民的传统,不救,怎么能行?

费信章、朱永和,他们的生命定格在2019年9月3日。

而那些幸存者,亲人们喜极而泣,他们必有后福吧。

林信龙,邬友定,袁小通,施利平,王思祥,邬冬杰。

袁小通的外甥听说舅舅的事情,第一个赶到医院。他红着眼眶说,舅舅是他人生的启蒙老师,十几岁跟着舅舅出海整整一年,那一年他突然长大了,懂事了。如今有了正式工作,不像舅舅他们那辈人要在海上辛劳,但舅舅教会他做人的道理终生受益:勤劳、勇敢、善良、担当。他说全家人都没有一张全家福,等舅舅体能恢复,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要聚齐,一起拍一张全家福。袁小通的老伴儿钟亚飞频频点头,认可了这一提议,她将水杯递给袁小通,目光中有幸福闪过。

43岁的邬冬杰说,有一天他也和这些老船员一样,终将和大海告别。

    CopyRight 2010 All Reserved 舟山广播电视总台版权所有 地址:舟山市定海区昌国路135号 邮编:316000

    举报电话:0580-2027681 举报邮箱:hykpw@oceantv.cn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3022号 浙ICP备19016299

  • 舟山微信公众号

    舟山微信公众号

浙公网安备 3309020200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