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舟山 客户端下载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从为吃穿发愁到享受退休生活

2019-04-25 15:58:01 舟山晚报 阅读量:7502

寻找共和国同龄人

从为吃穿发愁到享受退休生活

日子和从前比,一个天,一个地

2000年,戴亚宝加入了老干部艺术团,跟着团里下乡演出,充实生活,后来又加入了知青合唱团。从以前要为衣食住行发愁到如今唱歌、聚会、享受退休生活,戴亚宝说,日子和从前比,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小时候的日子,再苦也没有了

我的老家在宁波东钱湖的农村,那时候农村穷啊,家里有6个兄弟姐妹,我排行第五。日子实在过不下去,我阿爹就带着家里的老大、老二、老三来到沈家门闯荡,摆摆地摊,挑挑货郎担,做点小生意。

姆妈带着我们三个孩子留在老家生活,日子再困难不过了,平时哪有什么零食可吃,能吃的也就是番薯片、豌豆。吃饭的时候,姆妈要把饭菜都分好,因为不够吃,怕我们抢。那时候,我们最期待的就是阿爹回来看我们。

我们家背后就是稻田,我跟着四姐在田里捡稻子。阿爹从沈家门乘船回来,老远就看到田里两个小姑娘在干活,他一叫,我和四姐都高兴地飞奔过去。因为阿爹来意味着我们有零食吃,有时候每人一包饼干,那真的是小时候最高兴的事了。

不过,高兴的时候还是少,阿爹一年也就回来两次。平时,个子小小的姆妈一个人挑起生活的重担。老家的三个孩子都才五六岁,帮不上什么忙,什么活都要姆妈一个人做;外出的三个姐姐跟着阿爹在沈家门读书,除去读书生活开销,阿爹把剩下的钱寄回来。遇上钱不够,姆妈就想办法赚钱。

四姐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家里没钱,姆妈就上山挖了整整一筐马铃薯,拎到河边,把整个筐放到河里去洗。结果往上拎的时候,筐脱底了,马铃薯沉了下去,那么多马铃薯大概可以卖一块多,姆妈第一反应就跳下河去捡。河水浸到姆妈的脖子处,上来后,姆妈整个人湿哒哒的,脸上的表情我到现在都忘不了。

放假的时候,三个姐姐都会从沈家门回老家,帮忙带着弟弟妹妹。家门口有一个大缸,有一次,三姐抱着弟弟,弟弟一直哭,三姐就吓他,再哭就掉到缸里去了。11岁的孩子力气能有多大,一不小心,怀里的弟弟真的掉进去了,小姐姐马上跑去叫妈妈,三姐立马跳进去站在缸里举着弟弟,一直等到妈妈来。

这些事构成了我八岁前的印象。

乘火车,去大西北

八岁那年,家里把东钱湖的房子卖了三四百块钱,全家到沈家门租房子生活。房小人多,一张床睡4个人。

虽然条件差,但是姆妈思想很开明,觉得哪怕讨饭也要让家里孩子读书,所以那时候我们家6个孩子都读过书,在当时不容易。为了让我们读书,阿爹摆摊做生意,姆妈操持家事,还帮人做布鞋、洗衣服,补贴家用。

我们姐弟成绩都不错,但因为家里条件实在太差,四姐考上初中后就不去读书了,去朱家尖粮管所搬粮;大姐找了对象;二姐也去做了临时工;三姐本来也想减轻家里负担,不去读书,后来因为成绩太好,老师一直找上门来,才继续求学,后来三姐考上了清华大学。

我读到初二时,上山下乡开始了,动员66、67、68届初中和高中毕业生去当知青建设祖国。我和我弟都是,由于还没毕业,也可以不去。但我听到号召热血沸腾,没和家里商量,就报了名去宁夏当知青。

知道消息后,阿爹姆妈都气死了,但名已经报好,也没办法了。

18岁的我对宁夏根本没有概念,满脑子都是独立,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还可以乘火车,乘汽车,去看美丽的大西北。

上完厕所,泥土结冰了

那年去宁夏的舟山知青一共有800人,普陀有400人,分两批去。我被分在学生比较多的第二批队伍里。由于报名比较晚,离出发时间相当近,也来不及做什么准备。阿姐买来九块钱的毛线给我织了一件毛线衫,还挑出她最好的几件衣服给了我。

因为上头有姐姐,我过年从来没穿过新衣,这是我第一次穿上毛线衫,第一次有了新衣服,还有塞满行囊的家乡美食。当时我想,这宁夏去得真值!又有吃又有穿,平时在家,这么多兄弟姐妹哪轮得到我啊。所以直到登上去宁夏的火车,我的心里也没有远离家里的不安,反而是满腔热情。

谁想到了宁夏,这股热情就被荒凉的沙漠浇灭了。当时的火车站就在沙漠边上,一下火车,看到一片沙漠,我们心都凉了,县里就一座电影院,一所小小的学校,除了邮电局、招待所、两家小饭店,其余都是农村,当地农民一年到头就3件衣服,一件有领的衣服一直穿到破,夏天就是一件白背心,冬天是一件羊皮袄。

一个大队住12个知青,3间房子,4个人一间睡在通铺大炕上。其中一间房子后半间用来放分配给知青的谷子,前半间用来做饭。都是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会烧饭的不多,所以村里专门派了一位阿婆来帮我们烧两个月的饭,并教我们做饭。这礼拜轮到谁做饭,那个人就留在家里跟着阿婆学做饭,不用去干村里的活了。

后来有朋友去,说这地方怎么住人啊,但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房子里没有厕所,要上厕所就去外面,在地上挖个洞,旁边放两块石头,上完厕所,再用泥土盖上。冬天的时候,上完厕所,泥土都结冰了。不过,那时候的我们都不在意。

“煤矿老板”来了

去宁夏没多久,家长慰问团来了,我们回舟山呆了一年左右,但当时户口都在宁夏,我们在沈家门反倒是黑户,想想这么呆着也不是办法,又回宁夏等待单位招工。

1970年7月,我被招到石炭井矿务局第一煤矿,在副井绞车房干活,每天要做的就是按一下电源,送煤矿工人上下井。那时候在煤矿干活工资挺高的,普通人一个月20多元,我有40多元,下井的工人工资还要高。

刚进煤矿没几天,矿底下就出事了,死了10多个人。过了几个月,二矿瓦斯爆炸,死了19个,把人一个个从井口拉上来,我们看着都不忍心。所以虽然工资高,但又苦又危险,本地人都不愿意,去的都是舟山、杭州等“外地青年”。

工资变高带来最直观的改变就是生活条件变好了,当时一矿二矿是石炭井最热闹的地方,吃的是食堂,住的是三层大楼。很多乡下知青当时还待在农村没被招工,来找我们玩的时候都羡慕得不得了,有暖气,住大楼,还有洗澡的地方,石炭井矿区里还有电影院,条件不知要比他们好上多少。我们到农村去看这些知青,也都是我们请客的,因为口袋里有钱。

在煤矿上工作,一周能休息一天,一年还有一次探亲假。那时候我回家,人家都开玩笑说煤矿老板来了。每回回家都给阿弟20元零花钱,阿弟那时候对我的期盼,和我们小时候对阿爹的期待是一样的。

返乡,见证生活水平的改变

上世纪80年代,知青可以返城了,提出申请后可以返回原籍,有单位的知青只要找到愿意接收的单位,也可以回来。

1985年,我调回了沈家门,进入华侨公司当一名柜员,专门卖五金电器。去宁夏20年,虽然经常回来探亲,但等真正回到舟山,还是觉得变化很大,房子也变高了。

当柜员最能感受人民生活水平变化,我们拿的是提成,卖出一台就有相应的奖金,像电视机、录像机、MP3等,我们都要先学会怎么用,才能告诉顾客。

有一段时间,电视机、录像机卖得最火,尤其是小岛上来买电视机的人很多,那时个私经济活跃,大家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连带着柜台生意也变好了,我一个月最起码能卖出10多台电视……想想以前的日子和现在的生活,那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线索征集:

如果您也是共和国同龄人,想通过舟山晚报讲述自己的经历,请告诉我们,我们将联系专访,采访线索请致电13857215888

作者:记者 张莉莉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