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我经历了人生三次重要考试

来源:编辑:2019-04-11 查看数0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历史记忆

作者在舟山连岛大桥工程宣传报道会议上(资料照)

考试,对每个人来说,一生中都要经历无数次,但总有那么几次考试,在每个人的生命中是至关重要的,乃至影响其一生。我的一生中,就经历了这么三次重要考试,这倒不仅仅是因为考试的结果如何,而是在于这些考试本身所赋予的意义重要。其中两次考试还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舟山来说尚属首次的。

当年高考考场一景(资料照)

一 恢复高考 跃跃欲试

1977年,我国恢复大学招生考试,当时还没有“高考”这个词,报考的对象也不像现在主要集中在了应届高中毕业生,那时还有出身成分限制,规定报考对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我是知青,符合报考条件。

当年的恢复大学招生考试,与现在高考相比还有几个不同特点。一是时间上。 1977年的考试不是在夏天的6月举行,而是在冬天。记得那年9月,国家决定恢复“高考”,是10月报的名,12月正式考试。二是高考分两次考试。因报名人数实在太多,大学录取资源就这么点,所以,为了先行筛掉一些考生,浙江省又分别在1977年的11月和12月组织了两次考试,第一次是初试,筛掉了一半左右考生,留下的参加复试,也就是参加全国统一考试。考大学要经初试、复试也是绝无仅有的。

参加大学考试是改变人生命运的一次机会,何况当时我尚在农村插队,想改变自己命运的欲望非常强烈。当年,我所插队的定海石礁公社知青基本上都报了名,发奋准备考大学。

当时也没像现在有这样、那样的高复班,76届高中毕业是“文革”刚好结束的最后一届,教育质量可想而知,何况,为了应对一个家庭有俩孩子的话,只有一个孩子下去插队了另一个孩子才能安排工作的规定,我又随当时的潮流放弃了高中最后一个学期的学习,提前走出了舟山中学校门到农村插队。

为了迎接大学考试,我常傍晚放工后,徒步1个半至2个小时,从插队的农村到舟山中学内的墙上看或抄写数理化习题。下雨天,就是农民的礼拜天,每当天下雨的日子,我开足马力全身心投入,说好听点是复习迎考,实际上基本是自学,像高中阶段数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是解析几何,我因提前离校,这些课程我见都没见过,完全靠自学。

最好的复习条件是,我好友李兄的一位亲戚是高中老三届毕业生,数理化功底较为扎实,李兄的母亲就让他为我们作辅导。李兄也在城郊农村插队,天一下雨,加上与李兄一起插队的一位知青,我们三位知青就钻进他家的小阁楼里听他的这位亲戚给我们辅导。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正在田头干农活,村口的广播喇叭播报了一条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消息,意思是我公社知青某某人、某某人等考进了大学,其中也有我的名字。我听到后心头一热,但我知道这只是初试,还没经过复试呢,公社广播站的播音员可能不知道详细情况,或许她为自己公社十来位知青通过初试而兴奋,就这样播我们考进大学的消息了。听了广播,一起在田头劳作的社员们也为我高兴。

竞争是激烈的,加上自己基础不扎实,又没有脱产像模像样复习,最终还是与1977年的第一次恢复“高考”失之交臂。

但付出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由于刻苦复习,系统学习了文化知识,1978年7月,我结束了两年零五个月的知青生涯,招工到电厂成为了一名电力工人。正是有了复习时打下的文化基础,进电厂后,新工人到湖州电厂学习实习,我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被评为“优秀学员”。

半年后从湖州学习结束返厂,即跳过学徒阶段,直接担当起12000千瓦汽轮发电机组司机重任,1980年5月1日,首台12000千瓦机组成功发电投产,我是当班司机,当时,该机组是全舟山最大的火电机组,仅此一台超过全市总装机容量。投产那天,“海鸥”牌相机闪光灯闪个不停(还没有彩照和电视摄像),场面甚为壮观,我感到非常自豪。

也就是那一年,我提前一年半学徒期转正,并被选为汽轮机车间团支部书记,机电炉 (汽轮机车间、电气车间、锅炉车间)团总支书记,还入了党。 1982年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首次招生,我报考后被录取。后来又在中央党校经济管理函授学习,获得本科毕业证书。这些都得益于那段复习时打下的文化基础,为我人生赢得了分数,更重要的是让我见证并经历了“文革”后我国恢复高考制度的重大事件。

上世纪九十年代,记者下边远小岛采访乘的是这样的交通工具(资料照)

二 报考记者 奋力当先

有了人生中第一次大学考试的基础积累,虽然,只通过了初试,最终未能如愿。但收获还是挺大的。据资料介绍,1977年的第一次恢复高考,全国的录取率是5%,浙江省是4%,当时,能成为一名大学生是很难的。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有了高考复习的知识积累,1984年,创刊于1955年、“文革”停刊了十余年、1979年复刊的舟山日报记者队伍青黄不接,第一次向全社会招考新闻记者。很荣幸,经过文化考试,实地采访,组织审查等程序,我终于成为舟山日报社当年20名录取对象的其中之一。

报社向全社会招考新闻记者是件新鲜事,民众对此非常关心,参与度也相当的高。

1984年春的那次记者招考,记得文化部分考试,也称理论考试在原舟山师范内的教室里进行。快到开考时,教室外密密麻麻来了不少应考者,其中有不少人脸熟,这些脸熟者大都是我们这届电大文科在读生,当时高考刚恢复,大学毕业生在社会上还是凤毛麟角,我们这些在职读电大文科的应考者,算是生逢其时,所以,来应考者居多。来自方方面面的应考者坐满了七八个教室,约有几百人参加,竞争也相当激烈。

通过文化考试,筛掉了一大部分,几天后,进行实地采访。我们当天上午在定海杨家塘的老舟山日报社集中,然后,把我们带到舟山纺织厂采访,事先一概不知采访地点和内容。

到了纺织厂,来到二楼的厂部会议室,先由报社的主考官简单介绍了实地采访的注意事项和要求,接下来,听厂部领导介绍厂里的基本情况和生产形势,人手一份同样的该厂简单情况介绍。规则是可以提问,也可以通过对纺织厂的观感,应考者各自选择角度,用新闻的体裁,可以写消息、通讯、见闻、特写等,但不能写诗歌。上午采访后即成文上交。最后,文化理论考试成绩加上实地采访新闻稿成绩,录取20名记者,其中有几位是特招,像美工、摄影,他们的文化理论考试、实地采访成绩好像只作参考。

纺织厂的采访,我印象蛮深,厂部领导在介绍情况时,对厂里呈现出的生产好势头,有好多的角度可供选择报道。比如,厂里党政领导重视抓生产,严格管理,安全促生产,加强职工技术培训等。介绍很详细,应考者只要加上最近的企业生产良好指标,就能出一篇稿子。而我觉得,自己容易的,别人也容易,不如选个冷门些的角度去写。

介绍中,我隐隐约约听见有几句话说到厂里改革纺织工艺流程的内容,但很少,仅凭现场介绍要选择纺织厂通过改革工艺流程出效益的新闻稿肯定内容不够。于是,听完介绍后,我只身跑到厂部办公室进行补充采访,在厂部办公室同志的热心支持帮助下,我终于补充采访到大量这方面的素材,并按时成文上交。我想这个角度别人可能是没有的。

梦想终于成真,1984年7月,我被报社录取,成为了新闻战线的一名新兵。

从接到报社录取通知书,到迈进舟山日报社大门,我从一名普通的海岛电力工人,成为当时一名令人羡慕的新闻记者,其中还有一段小插曲,差一点让当记者成为泡影。在办理调动手续时,我所在的电厂不肯放人。无奈,我找到电厂的上级管理部门电力公司,公司经理刘全伟的一番话至今记忆犹新。他说,记者考进祝贺你,你有这个特长,以后公司办公室文字工作也需要你这样的人,你要去还是留你自己好好想想,想好了一定要去那就去。干干脆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当然,如当记者成为泡影现在想想也不一定是坏事,几十年来,海岛电力事业的发展日新月异,为海岛多少个家庭带来了光明,为多少家企业提供了动力,能够见证海岛电力事业的蓬勃发展是件相当光荣的事。另外薪水肯定也要比当记者高。但能成为新闻记者是我毕生的夙愿,无怨无悔。

刊登有关公开招考市级机关干部消息的《舟山日报》(资料照)

三 首次“考官”应召出征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1993年10月下旬,一场公开考“县官”活动在舟山市举行,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舟山市第一次采用组织推荐与群众推荐 (包括个人自荐)相结合、考试与考察相结合的方式 (也称“双推双考”),通过公开、平等、竞争、择优的原则,在全市范围内公开选拔部分市级机关副局级领导干部。

当我市组织部门将“双推双考”的通知在媒体上公布后,对每个舟山人来说,都像是春天的惊雷。此前,只听说过考干,比如,考记者(当时没有公务员,只有干部之说,记者当时也是干部),考公检法等等,从没听说过能考县处级领导干部。过去,提拔领导干部都是关起门来搞任命,这次竟然公开登报选拔,实在令人振奋。而且通知还要求各级各部门要全力支持配合这次干部选拔任用机制的改革,积极动员符合条件的同志参加“双推双考”,接受组织的挑选。

当年,我担任报社的记者部副主任、中级职称,算是分别符合了报考的两个最基本条件。经过组织推荐报名、初审、考试 (笔试)、组织考察、面试等程序,真可谓是过“五关斩六将”,一路坚持走完全部流程。那次考试,报社有五位同志报名参加了,只有我一个人通过了笔试,其余全部铩羽而归。据不完全统计,参加笔试者淘汰率达80%左右,全市只有74名同志“入围”,竞争10个市级机关副局级领导干部岗位。

接下来,笔试通过者,又经过了组织考察、面试两关。毕竟,录取只有10个岗位,10个人,我所报考的这个局通过笔试参加面试的有七八位,最后只有一人能入选,概率实在太低,我看别人的条件都比我要好,不是正科级干部,就是街道书记,自己只是副科,一个中级知识分子,当一回“绿叶”那是肯定的事。其间,市委组织部部长在一次安慰我们的会上,说了这么一句专业性很强的话,我印象深刻。原话大意是:你们在座的同志,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已经进入到我们组织部门的视野。

其实,我当时参加这场考试,也不是抱着想当“县官”的想法去的。当时报名参加考试,一是响应组织号召,亲历改革进程;二是对首次考“县官”感到新鲜,想尝试一下;三是测试一下自己的实力,到底达到了哪一级别。至于入不入选老实讲“官念”不是很强烈。说心理话,通过这次考试,我的上述三个初衷是达到了。

翌年,我市又进行了第二次“双推双考”,一位当年一起参加考试的朋友劝我继续上,他鼓励我同时也是为他自己打气:有了上次经验积累,这次肯定能成功。我说算了,尝试过就行。这位仁兄第二年参加了“双推双考”,果真如愿以偿。

以后的日子里,我也有过好几次离开报社从政的机会,我都没有放弃对新闻的执着。对新闻理想的执着,对新闻事业的热爱,令我觉得自己就是做记者这个命,于是就坚守新闻岗位一辈子不离不弃。

功成不必在我,亲身经历了人生三次伟大时代的变革进程,才是最大的收获。

1992年3月8日作者(右三)采访著名作家柯灵(右二)(资料照)

作者:万军

来源:舟山日报

    CopyRight 2010 All Reserved 舟山广播电视总台版权所有 地址:舟山市定海区昌国路135号 邮编:316000

    举报电话:0580-2027681 举报邮箱:hykpw@oceantv.cn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3022号 浙ICP备19016299

  • 舟山微信公众号

    舟山微信公众号

浙公网安备 3309020200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