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岁眼科权威从法国颠簸十几个小时回杭州 就为参加这场同学会

来源:都市快报编辑:2019-10-21 查看数0

5天前,74岁的张剑拎着手提箱在萧山国际机场落地。在中国眼科界,他被誉为一代宗师。

从法国出发一路颠簸十几个小时到杭州,为的是参加大学同学会。

50年了,这场久别重逢,他很珍视。

张剑

10月18日,浙江医科大学69届毕业的200多位老同学开始聚在一起,开启了一场用世纪来作周年单位的同学会:毕业50周年。

相聚也是告别,对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说,这可能是最后一场如此大规模的年级同学会。

芳华留不住,岁月己白头。

有些人成了医学家,有些人成了作家

最后我们都成了老人家

“你怎么这么瘦了,你这样不对,要注意营养!”10月18日报到时,知名临床营养学专家、当年10班班长张爱珍对着多年没见的老同学,先严厉地“批评”起来。

1969年和张爱珍、张剑一起从浙江医科大学毕业的,总共有10个班近300人。这次跨越半个世纪的同学会,是历届同学会里人数最齐的一次,几乎同学们都到齐了,最远的有来自法国、美国、意大利等。

多年不见,即使当年不是一个班的,大家一见面也分外亲切。有些相互喊了声名字,然后默契地哈哈大笑;有些一见面,三三两两地合起影来。

按计划,10月19日上午召开年级大会,大家坐在一起追忆大学时光。下午文艺演出,很多人唱歌、跳舞样样拿手。

轮到6班的女同学章美君上台时,一口气唱了三首老歌。虽然气有点接不上,话筒在抖,声音也在抖,但底下的老同学们个个都很捧场,掌声不断。

两首歌曲之间,章美君讲了一段心里话:“我最最亲爱的同学们,人生易老天难老,我们这代人奋斗了一辈子,有些人成为了医学家,有些人成为了作家……最后我们都成为老人家。”

50周年纪念册里收藏了

每个同学3张不同时期的照片

为了准备活动,一班的柴少爱熬了一个通宵。

关于这次同学会,前后筹备了一年半时间。从策划、组织到筹备,全部由69届的老同学们一手操办完成。

6班的团支书陈定光是这次同学会主要筹办人员之一。陈定光说,以前大家约好每10年聚一次,不过10年前那次明显觉得大家都老了,改成了5年一次。今年正好是50周年,大家约好了都要来。

几个组织者都是当年的活跃分子。为了保证每个环节无误,每个班又派出两名同学负责联络、收集照片等工作,组成了一支20人的会务组。

浙江医科大学69届50周年同学会会务组

比如50周年纪念册,有每个同学50年来的珍贵照片和历史合影,这些照片的收集就经历了好几个月时间。

每个人的照片由一组不同年代的三张照片组成:一张大学时候的,一张年轻时工作状态的,还有一张近照,三张照片用美图秀秀拼成一张。

柴少爱

张爱珍

一代人的芳华,浓缩在一张小小的照片里。

章健康

相册的策划者柴少爱说,之所以想到这个主意,还有个伤感的故事。

30周年开同学会时,有一位当年被分配到乡村卫生院的同学,因为条件非常艰苦,平时很少参加老同学聚会。那次小班聚会时,他拿着一张大学时代的合影一一认人,结果认一个错一个,大家哈哈大笑之余,伤感也涌上心头。

“30年,大家的变化太大了。”柴少爱说,因为时代太久远,很多年轻时候的照片都是翻箱倒柜找出来的,非常不容易。

大学校门走出去就是西湖

最怀念大学门口的一碗阳春面

原来的浙江医科大学旧址就在西湖边(现在嘉里中心),前门是延安路,后面就是西湖。

不过对于这些大部分来自农民和工人家庭的年轻人来说,带着感恩和憧憬来到西湖边的大学校园,就一头扎进专业知识里,学校外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张爱珍说,虽然后门走不了几步就是西湖,但大学时几乎没有逛过西湖。上学时最奢侈的事是吃一碗校门口的阳春面,1毛1一碗,大家喜欢叫它“大学生面”。

那个年代,学校的生活千篇一律,很枯燥又充满了年轻的鸡血。

下课铃声一响,张爱珍最喜欢冲到操场上打排球,她还是个长跑健将,至今记得800米长跑自己最好的成绩是2分51秒。5班的章健康是个杠铃达人,一个80斤重的杠铃,在一次学校的运动会上,和另外一位同学配合,两人一共挺举了五十几下,甩第二名的运动员20多下……

“那个时候条件很艰苦,也没什么其他娱乐活动,筋骨反而比现在好得多。”章健康回忆。

特殊时代下的一群知识分子

背负着特殊的时代使命

1969年,5年的医学生涯画上了句号。在时代的感召下,这些满腔热血的学生放下手里的笔杆子,下地种田,和军人一起接受军事化的生活。一待又是17个月。

农场锻炼结束后,将近300个同学被组织分配,赶赴人生的下一个战场。

有些人留在了学校,有些人进入了杭州的医疗系统,有些人被分配到了部队,更多的人被分配到浙江各个地市的基础医疗系统,如乡村卫生院和企业。

在那个车马和邮件都慢的年代,他们大部分人做了一辈子的医生,甚至一辈子没有换过单位。进去时是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出来时已经是双鬓灰白的老人。

他们中,很多人成为了学科的顶尖人才。有些成为眼科专家,有些成为神经科专家,有些成为骨科专家,有些成为临床营养学专家……

张剑是当年中国眼科领域首次设立“眼科视光学”考取的5个硕士研究生之一,1983年赴法国“皮埃尔和玛丽·居里大学医学院”留学,成为世界知名的眼科老前辈亨利·萨霍教授门下的第一个中国眼科专业学生。

2019年,张剑与法国前总统弗朗斯瓦·奥朗德合影

朱愈也是1978年恢复研究生制度之后的首批考取研究生的少数同学之一,最终成为国际著名肌电图临床神经电生理学专家。

这次同学会的主要组织者之一,年轻时就爱“折腾”的张爱珍是国内医学和临床营养学专家。在临床营养学这个领域,先后出过《医学营养学》《临床营养学》等二十多本医学和营养的书。

73岁还闲不下来的她,依然活跃在医学领域。现在是浙江大学附属第四医院营养科执行主任。每周去义乌的浙大四院上班,热衷于公益事业。

陈定光和章健康,一个被分配到了空军部队,一个被分配到了海军部队,一直到退休。

当然,大部分人被分配到基层的平凡岗位上,默默工作了一辈子。2班的包美英就是其中一个。当年被分配到天台一家农机修理机械厂的她,没有二话兢兢业业做了一辈子的厂医。

三天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

大家都非常珍惜这次相聚的时光

这次的同学会,从10月18日到20日三天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

看似简单的一张行程表,反复修改了十几次,每个细节都经历了反复斟酌,因为大家都非常珍惜这次相聚的时光。

张爱珍说,他们在杭州度过了七八年的青春时光,是特别纯粹的一代人,毕业后,大家相约每隔十年举办一场年级的同学会。但最近几次同学会,一次比一次伤感。有些人头发白了,有些人相继离世。

纪念册通讯录上,10个班近300名同学,有35位同学的名字背景变成了灰色。意味着,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出现在同学会上。

柴少爱所在的一班,剩下的老同学最少。通讯录上还剩下20位,少了近1/3。

柴少爱说,再往后,很多人慢慢爬上80岁,出行都不方便,见了面也难免伤感。所以大家默默约定,今年是最后一次年级的大型同学会。

昨天下午,集体参观了云栖小镇和梦想小镇后,这个跨越半个世纪的同学会结束了。积累了半辈子情谊的老人们,将一一作别,踏上归途。

一代芳华,终成追忆。


    CopyRight 2010 All Reserved 舟山广播电视总台版权所有 地址:舟山市定海区昌国路135号 邮编:316000

    举报电话:0580-2027681 举报邮箱:hykpw@oceantv.cn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3022号 浙ICP备19016299

  • 舟山微信公众号

    舟山微信公众号

浙公网安备 33090202000380号